奖项更迭,中国元素,斯沃琪集团缺席,GPHG 2016大有不同

2021-01-04 14:06

日前,GPHG(日内瓦钟表大赏)官网刚刚公布了175枚参赛时计名单。依照规则,评委团将为12个奖项类别各挑选出6枚入围表款,进入终奖项争夺。GPHG被誉为钟表界的“奥斯卡”,自2001年创立以来,至今已是第十六届。同往届相比,今年的评选既有斯沃琪集团旗下品牌缺席的遗憾,又有奖项类别更迭和中国元素入围的新意。


“优先旅行时间表”(Travel Time)取代“优先问表”(Striking)


2014年获奖表款 宇舶经典融合大教堂陀飞轮三问腕表


   与去年相比,本届GPHG奖项类别中较大的改变,是以“优先旅行时间表”(Travel Time)取代“优先问表”(Striking)。2014年,“优先问表”随同“优先计时表”、“优先陀飞轮表”和“优先万年历表”(2008年曾评选过“优先全历表”)成为新的GPHG奖项类别,所以事实上仅仅评选了两届。2014年和2015年,“优先问表”奖项类别各有6枚表款参赛,根本无需第二轮筛选,直接进入终奖项争夺,宇舶表和芝柏表分别获奖。


2015年获奖表款 芝柏三金桥陀飞轮三问腕表


   一方面,“三问报时”是制表业公认的三大复杂功能之一(其他两个是“万年历”和“陀飞轮”),本来能够掌握这项技术的品牌就不多;另一方面,品牌需要“三问报时”表证明尖端技术,但一般不会年年推新。再加上近两年行业大环境不景气,各个品牌对于亲民表款的重视,超过了对于高级复杂功能表款的关注,所以取消这一奖项也是无奈之选。


2016年“优先旅行时间表”参选时计


   “旅行时间表”是指可显示多个时区时间的机械时计,包括世界时间、双时区以及其他类型的表款。这种功能设定并不新颖,常见于早期怀表。如今,众多制表品牌已经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将“旅行时间”功能集成在直径更小的腕表表壳里。复古风潮的兴起令这种功能重新回到视线之内;世界联系日益紧密,全球交通愈发便利,也让“旅行时间”腕表成为环球旅者的忠实良伴,因而增添这一奖项可谓自然之选。


GPHG 2016,中国元素来了


参与“优先陀飞轮表”评选的万希泉星恒系列陀飞轮腕表


   中国是世界上钟表消费强大的国家,也是影响钟表业深的国家之一。2015年全年,中国钟表出口机械表成表约1488万只,进口机械表约227万只,机械表心出口约691万只,进口约1030万只。然而全球钟表评选的至高舞台上,迟迟不见中国元素的身影,实在让人无法释怀。终于,2016年第十六届GPHG,“优先陀飞轮表”类别中的万希泉,以及“优先工艺表”类别中的万希泉和廊桥为中国制表品牌迈出关键一步。


参与“优先工艺表”评选的万希泉雕刻系列观音腕表


   万希泉和廊桥并非早亮相GPHG的亚洲元素。事实上,早在2006年,精工就凭借靠前代“电子墨水”腕表获得第六届GPHG“优先电子表”大奖(这是GPHG靠前次也是为数不过一次评选该奖项),此后,精工表又多次参选并获得奖项。不可否认,无论核心技术,还是成表声誉,我们距离瑞士和日本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中国制表品牌一直在努力,此次入围就是一个阶段性成就。


参与“优先工艺表”评选的廊桥“米长虹时间艺术-麦秆镶嵌-拜相封侯”腕表


   现在谈论三款腕表能否获奖还为时尚早,成功入围就是胜利。三款腕表,特别是参与“优先工艺表”评选的两款都带有鲜明的中国元素,此次入围是向世界展现中国制表形象的绝佳机会,也希望它能激励更多的中国制表品牌努力奋进,让入围GPHG评选真正成为一种常态。值得一提的是,来自中国的《Chronos钟表》杂志主编丁之向和《Perfect Time 时计》钟表杂志主编常伟也是今年GPHG国际评委团成员。


斯沃琪集团缺席 GPHG评选是否还具有说服力


2014年GPHG获得“金指针奖”的宝玑Classique Chronométrie腕表


   看过GPHG公布的175枚参赛时计名单的表友可能会心生疑问,为什么没有见到宝玑、宝珀和海瑞温斯顿等品牌的身影?事实上,斯沃琪集团旗下的制表品牌均未参加今年GPHG的评选。历史上,斯沃琪集团旗下品牌,如宝玑、宝珀、海瑞温斯顿、雅克德罗、欧米茄和浪琴都是GPHG常客,也曾多次获奖。2014年,宝玑Classique Chronométrie腕表更是将至高荣誉“金指针奖”收入囊中。那么,斯沃琪集团缺席,GPHG评选是否还具有说服力呢?


2014年GPHG获得“优先女装表”的宝珀Women Off-centred Hour腕表


   斯沃琪集团的缺席确实令人感到遗憾,毕竟诸如宝玑、宝珀和欧米茄等为我们奉献了太多太多的精湛时计,它们也是历年大赏中更具竞争力的参选者。回溯历史,2008年,2010年至2013年,斯沃琪集团旗下品牌都未在获奖名单之列。为什么缺席?或是经济因素,或是意兴阑珊,又或是把机会留给其他集团品牌?可以合理猜测,但难以明了初衷。斯沃琪集团缺席的年份里,GPHG评选固有缺憾,但依然精彩,制表业不会因某个集团或者某个品牌的短暂缺席而失去它的独有魅力。


2014年GPHG获得“复兴奖”的欧米茄超霸“月之暗面”腕表


   另外,我们知道GPHG的评委团主要由博物馆馆长、历史学家和专业知识丰富的媒体从业人员组成,横跨不同国籍、不同民族和不同行业。今年的29名业界专家包括担任主席的奥瑞尔·巴克斯、钟表专家和前拉绍德封国际钟表博物馆馆长路德维格·欧克林、高珀富斯联合创始人罗伯特·高珀 & 斯蒂芬·富斯和闻名制表师菲利普·杜福尔等等,评选的专业性和公正性不容置疑。


   当地时间11月10日,2016年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GPHG)颁奖仪式将在日内瓦Léman剧院隆重举行。中国制表品牌能否再次取得突破,12个类别奖项花落谁家,谁又能问鼎至高荣誉“金指针奖”,我们拭目以待。